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穷小子与血公子8

穷小子与血公子8
鬼厉往院子里看了看几捆柴,算时间张小凡应该早到家了,可是这一次张小凡再去扛柴去了挺久的,鬼厉在房里调息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了!没有听到张小凡进门的脚步声,他的心中不免有些不安!

鬼厉刚走出门,就见张小凡被人馋扶回来的!他心中一紧!

王二叔搀扶着张小凡进了张家的院子,只见房门前站着一个相当气派的人!

“小凡,他是谁呀?”

“二叔,他……”张小凡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鬼厉,毕竟对方之前说过,不要让人知道他的存在!

“我是小凡的远亲,”鬼厉说着,走到他面前,低声问,“你受伤了?”

张小凡不好意思的说,“刚刚回来,脚下没注意,摔了一跤,把脚扭了!辛亏有王二叔帮我,不然我现在还回不来呢!”

鬼厉听着张小凡风轻云淡的语气,可是他的心里一点也不平静,他看看王二叔,便道,:“今天多谢王二叔帮了我家小凡,改日一定登门拜谢!”

王二叔一辈子没见过像鬼厉这么气派十足的人,听到对方郑重的说要登门拜谢,就赶紧客气的笑说,“都是乡里乡亲的,说什么谢不谢的!”

王二叔虽然很疑惑张小凡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这么气派的远亲,但是他看出对方对小凡还是很关心的,便将张小凡交托给鬼厉,临走时特地交代了几句要好好休息,伤一定要养好,砍柴的事情,过几天也不急!

鬼厉将张小凡扶回了房里。
张小凡坐在床上,自从他娘不在后,这还是他第一次享受被人照顾的感觉!

鬼厉轻轻按压张小凡的脚腕处,“还好没伤到骨头,我去打井水给你冷敷一下。”

张小凡见他快步离开,心中百般滋味!太久没被人关心照顾,突然之间的拥有让他都有些想哭!

冰凉的布巾敷在了脚腕处,张小凡笑着对他说,“大哥,谢谢你!”

鬼厉盯着他,虽然干活受伤再所难免,但是他见张小凡那满不在乎脚上的伤的笑容,心里还是挺生气的!“以后做事小心点。”

张小凡认真的点点头。

“其实你也不用那么辛苦,我身上有钱,足够我们过一辈子了!”

张小凡看着他,目光清澈明亮,“大哥,你这是要养我一辈子的意思吗?虽然你说做我的亲人,可是你看,我们的年纪相差并不大,都是正值有力气的时候,就算有用不完的钱,那也得干活呀!只知道花钱的,那是败家子干的!再说,要我什么都不做,还伸手向你要钱,这事我可做不出来!”

鬼厉定定的看着他,便道:“那你这几天先把脚伤养好,我现在去镇上买些活血散瘀的膏药回来!”

“我这点伤,养两天就好了,哪需要买药!再说了,进药铺买药那店家肯定会配上四 五副药,很花钱的!”张小凡急忙叫住他!

“放心,我不差那点钱!”

张小凡见鬼厉离开的背影,心里不住的叹息,其实这点伤换在以前,他忍忍就过去了,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伤,他觉得鬼厉真的有点小题大做了,他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女孩!他摸了摸脚腕,虽然觉得鬼厉是在花冤枉钱,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热热的,毕竟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很温暖。

野狗在鬼厉离开后就回来了!他刚才在村里戏耍了几条母狗,又到河里玩水顺带捉了几条鱼就飞回来了,他将鱼放在水盆里养着,又在院子里‘汪汪’的叫了几声!

张小凡是个闲不住的人,这大白天的连午饭都没吃,让他坐在床上,他可坐不住。一听到院子里的狗叫声,他就起来走到了院子里!虽然脚疼,但还没有到走不了路的地步!

野狗看他走路不顺,想是伤了脚!它推着小竹椅到张小凡面前,示意他坐着。

张小凡觉得这举动很暖心。“谢谢啊!”他看了看木盆里的鱼,惊讶道:“这鱼是你抓回来的?”

野狗点点头。

张小凡真的很惊讶,“没想到你不仅会飞,还会捉鱼,可真厉害呀!”

野狗得意洋洋的摇着尾巴。

等鬼厉到买了药飞回来后,就闻到从厨房里飘出的一阵阵香气!他走进了厨房,只见张小凡坐在灶台前,锅盖缝隙里冒出了热气。

“不是让你休息吗,怎么跑厨房来了!”言语之间似乎有些生气。

张小凡见到他,笑了笑,“你回来啦!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就把午饭给做了,你放心,我都是尽量坐着做事情,对了,野狗在河里抓了几条鱼,我煮一锅萝卜炖鱼汤!”

鬼厉听他这么说,也放心了一些!“你这两天还是少走动,一不小心容易再次受伤,”鬼厉说着将张小凡扶到吃饭桌边的椅子上坐下!“有什么事,我都可以帮你做,”说着一只手握着张小凡的脚腕,细心的检查!

张小凡不禁失笑,“大哥,只是扭了一下,没那么严重!”

“虽然是小伤,你也别太不当一回事,等会儿吃了饭,回房把膏药贴上!”鬼厉站了起来,“你坐着吧!接下来的事情,我会做!”

张小凡笑吟吟的看着鬼厉摆了碗筷打了饭,再将鱼汤盛了出来,他也给野狗盛了一碗放在地上!
张小凡喝着鱼汤,鱼汤浓白鲜美,“大哥,我发现你挺会照顾人的,要是哪个姑娘嫁给你肯定……”

“那你喜欢我照顾你吗?”鬼厉打断了他的话!

张小凡怔了怔,他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不需要照顾,虽然脚伤了,但也没到废掉的地步,“大哥,我的脚真的没那么严重,你真的不必费心照顾我。”

鬼厉看着他,眼里看不出情绪。

等到吃了午饭,张小凡就被鬼厉扶回了房。

张小凡坐在床上,双脚平放,他看着鬼厉认真的将一张黑乎乎的膏药贴在他的脚腕处。膏药贴上皮肤的那一刻,还是有些疼痛的,他皱了皱眉。
他觉得鬼厉这人虽然面冷了些,但是心却是很好的,还会照顾人!

“大哥,你的家人呢!”张小凡问他!

“我的家人……就只有你。”鬼厉看着他。“从前我不认识你时,我没有家人,可是我现在认识了你,想做你的家人,想让你家,变成我们的家!”

张小凡看着他,那句‘只有你’令他心头一跳,只见鬼厉凑了过来,两人的距离特别近。

张小凡有些反应不过来,他不知道鬼厉为什么突然靠得这么近,近到都能听清对方的呼吸声,要不是两人都是男子,张小凡都以为鬼厉要靠过来亲他。

两人的距离很近很近,这让张小凡浑身有些不自在,“大哥……你靠这么近做什么?”

“你呢?想让我成为这个家的主人吗?”鬼厉的声音低沉,神情专注!

张小凡愣了一下,心里莫名紧张。他总觉得鬼厉所说的家人,和他所认知的家人好像不太一样。“我叫你大哥,就把你当成我的兄弟一样。”

“兄弟迟早要分开各自成家的,父母也会先离开子女,我不想做你的兄弟!”

张小凡对于鬼厉那样专注的眼神,有些无法直视,他偏开头,“那你想做什么?”

鬼厉伸手握住他的手!

张小凡看着对方干燥的手握住自己的手,手上感知到对方的掌心的薄茧与热度,张小凡不知所措的看他,“你干什么……唔…”

唇上轻轻碰触,温热而柔软。

张小凡彻底懵了,一 时忘了反应!只知睁大眼睛瞪着近在咫尺的人!

面对愣在当场的张小凡,鬼厉眼神暗了暗,另一只手压在张小凡的后脑,加深这个吻!

张小凡任由鬼厉亲了好一会儿,才回过神,有些恼羞成怒,用力的推开对方。“你、你干什么?我是男的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男的,我就是想做你的家人,也想做你最亲密的人。”

张小凡瞪着他,“我们都是男的,不可以这样…你这样是不对的……”

鬼厉紧紧的握住他的手,“哪儿不对了,我喜欢你 想和你一起,你也不讨厌我 不是吗?为什么你不试着接受我呢!”

鬼厉这话问的巧妙,没有问你喜不喜欢我?而是问你不讨厌我。不讨厌我,就和我在一起!

张小凡蹙眉,鬼厉的手劲特别大,再加上鬼厉这些年积累起来的气魄感,此刻不自觉的外流,而这股气势压的张小凡心惊胆战,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身上能散发出让人浑身打颤的气势。

“我、我…你先放开我…”张小凡觉得自己现在要是站着,估计都要吓得脚软了。“我…手疼!”

鬼厉一怔,手上松了力道,语气也缓和了下来,“小凡,你不讨厌我对不对?”

张小凡点点头。

鬼厉笑了笑,“你看,我们相处也有段时间了,我们对彼此都对对方有了一定的了解,我觉得你做我家人最亲密无间的人,是最不二的人选。你给我做饭,洗衣服……你其实也很接纳我在你的生活里的,我们就在一起吧!”

张小凡被鬼厉之前的气势吓住了,现在脑子里什么也想不了,怔怔的看着对方。“我…可是…我们……”

鬼厉见他犹犹豫豫的模样,心里就想一鼓作气把他拿下了!“小凡,”他喊了一声,声音低沉而磁性!

张小凡的心都颤了颤。

鬼厉伸手抚摸他的脸,“你要是真不愿意,可以推开我!”可是鬼厉心里却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!

张小凡愣愣的看他靠过来。唇上再次传来湿热的触感……




( ̄▽ ̄)看,鬼厉在耍流氓!

评论(19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