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穷小子与血公子7

穷小子与血公子7
张小凡起了个大早,他在后院门外摘下了一个南瓜,顺带在菜地里拔了十几个萝卜。萝卜放在了井边,南瓜则带进了厨房!

张小凡切开了南瓜,将切下的南瓜去囊削皮切成丝,又将米淘洗干净,将米下锅,南瓜丝也拿一半下锅煮粥。至于剩下的南瓜丝他放在大碗里放点盐腌制一会儿,再拿清水洗去盐水,倒了碗面粉进去,加水搅拌成面糊,他准备煎几个南瓜丝饼!

鬼厉起来的时候,就闻到了从厨房飘来了一阵香气!他看了看天色,天才刚亮。今天张小凡起的特别早!

他踏进厨房,就见张小凡将热气腾腾的粥盛碗里放在桌上了,桌上还摆了一碟金黄色的煎饼!

鬼厉坐了下来,粥是稠稠的南瓜粥,煎饼是用油煎的。他觉得张小凡变大方了,舍得用油了!

野狗也摇着尾巴进来了,张小凡将煎饼拿了一个放在地上,野狗抬头看看他,内心:好歹也拿个碗装下,直接放地上多不干净!

“汪汪……”

张小凡疑惑了,看向鬼厉,“大哥,它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不用理它,有什么问题,它自己会解决。”

野狗听了鬼厉的话,二话不说,直接跳上凳子,一张嘴将一个空碗叼起跳了下去,又将地上的煎饼放进了碗里,作为一条狗,以最优雅的姿势吃着煎饼!

张小凡:“……你的狗还真是与众不同!”

鬼厉:“……”

等吃好了早饭,张小凡就坐在井边洗萝卜了!鬼厉看着坐在小竹椅上弯腰洗萝卜的对方,这样的生活,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只是若想一直如此好像也不太可能,张小凡始终是要成家的!

凭私心他不想让张小凡成亲,他想一直维持现状下去,不想有人插足进来,即使是野狗的出现,他也让野狗维持本来面目,不许他在张小凡面前显出人身!

他希望,这个家里有他们两人就足够了。

张小凡洗好的萝卜都装在一个大木盆里,正要端起木盆,就被鬼厉抢了先端起!

“大哥,还是我来吧。”张小凡猜得到对方从前肯定没干过这些活。

“不必,”鬼厉避开了张小凡伸过来的手!
张小凡见状,也就随他了!

两人一起进了厨房。

张小凡握着菜刀娴熟的将萝卜切成条状,鬼厉就站在他身边看着他,“昨天那位大娘希望你做他的上门女婿,你为什么拒绝了!”

“大哥,上门女婿都是没用没能力的男人才会干的事,隔壁村的一户人家招的上门女婿,好吃懒做不说,全靠老婆养他,可是他还会嫖赌。只要是个男人当然都要担起养孩子老婆的责任!我虽然穷,但是还没穷到没骨气,要靠女方那边来养我!”

鬼厉静静的看着张小凡,他还能从对方身上闻到一些南瓜清甜的气味,应该是做早饭的时候沾染上的。他觉得张小凡全身上下由内到外都让他看着舒服,那种干净质朴的气息,让他宁静而安定!

张小凡似乎感觉到鬼厉的那股视线有股灼热的感觉,他转头看向对方,视线一对上,怔住。

他觉得鬼厉的眼神……怎么这么…奇怪?!

“大哥……你看我做什么?”

鬼厉神色变了变,立刻收拾起心里的一些想法,“没什么,只觉得你这话说的好。缘分这东西也急不来,毕竟是要找个人是要过一辈子的,要找,也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,对方也喜欢你的人才行!”

张小凡点点头,总觉得鬼厉的眼神变化得太快,快得让他不太适应。

野狗坐在门边听着他们的对话,它心里忍不住的想笑,在他看来,副宗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,才能把自己送上门,当张家的上门女婿!

张小凡继续切着萝卜条,鬼厉还站在身边,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,他总觉得鬼厉今天的视线特别的有存在感,不可忽略,让他有些不好意思直视的感觉。

“大哥,你要是没事的话,能帮我把后院的柴劈了吗?”张小凡没有看鬼厉!他现在觉得和鬼厉相处莫名的别扭起来!

这还是张小凡第一次向鬼厉提出要求,鬼厉心中忍不住的高兴,“好,我这就去!”

张小凡愣了一下,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!心想:只是劈柴,至于这么高兴吗!

张小凡将萝卜都切好,装在大木盆里,端到了院子!他听到了后院传来的劈柴声。张小凡对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满足的,家里有个人和他一起做事情,这才像个家。

野狗觉得自己也闲的慌,一溜烟儿的就跑出去玩了!

张小凡将萝卜条均匀的铺在竹簸箕上,鼻间全是萝卜独有的气味!阳光洒在院子里,也落在白嫩水灵的萝卜条上!

鬼厉劈好柴,就见张小凡要出门了!

“你还要去砍柴?”

张小凡笑了笑,“是啊。总得多准备点才行!大哥,你这有武功的,劈柴的速度可真快!对了,厨房的水缸里也没什么水了,那你顺便帮我挑满吧!”

这几天张小凡对鬼厉逐渐熟悉起来,虽然对方会飞,很可能还是神仙,但是对方要做他的家人,对于家人来说,劈柴挑水的事情自然是不用客气,该干的活还得干的。

鬼厉点点头,“那你自己在山上小心点。”

“好。”张小凡是笑着离开的!他觉得此刻心里温暖无比,娶不娶媳妇,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!至少家里还有一个人在等他,还有一条狗会摇着尾巴在院子里跑进跑出!

评论(6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