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穷小子与血公子3

穷小子与血公子 3
第三天,张小凡一如前两天一样,早起做饭,而今天早上他做的真的是饭,而不是稀粥了。张小凡闻着锅里传出的饭香,心里说不出的满足!他自从爹娘去世后,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吃白米饭!

白米饭盛好上桌,再做了个白菜蛋花汤,鸡蛋他也是舍不得吃的,不过看在那80斗米的份上,偶尔也奢侈一回也无妨!

鬼厉进厨房后,老实说,张小凡整天清汤寡水的,他虽对饮食无特别追求,但是一个大男人,总会有想吃肉的欲望吧!

他看着桌上的白米饭和一碗清淡的汤,他皱了皱眉!“你都不吃肉吗?”

被鬼厉这么问,张小凡很坦白的说,“肉很贵的,我家又不富裕,哪里能经常吃。也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,会吃点!”

张小凡喝了口汤,汤里有鸡蛋浓郁的鲜味,他觉得美味极了!张小凡觉得今天的早饭已经很丰盛了!

然,鬼厉却不这么想。

“我见你后院养了鸡鸭,你可以偶尔杀一只来吃,总养着也浪费粮食!”

张小凡一听,知道对方打起了他的鸡鸭主意!“不能杀,我还靠它们生蛋赚钱呢!除非老到已经不能生蛋了,我才会杀了吃掉!”

鬼厉:……

“要不等到下午我去河里抓鱼,晚上我们喝鱼汤吧!”张小凡商量着,让鬼厉忘了后院的鸡鸭。

“为什么你总做汤?其实红烧鱼更有味道!”

“红烧…那得费多少油啊!油可是很贵的!不能随意浪费!”

鬼厉无奈的笑了:“…你倒是会过日子!”

其实鬼厉想说他不差那点钱,但是看见张小凡紧张兮兮深怕他偷吃了他的鸡鸭一般的模样,就觉得分外有趣!

张小凡又去砍柴了。

要说血公子鬼厉想吃肉,那就必须得吃到才肯罢休!

鬼厉在草庙村附近的山里转了一下,家禽不能吃,当然打野味了!没一会儿,鬼厉就打了两只野山鸡!

回来的途中正好看见了正在砍柴的张小凡!鬼厉从高处落了下来,张小凡没有注意到他!

山里其实很安静,除了几声鸟鸣,就只剩下张小凡砍柴的声音了!

鬼厉看着张小凡用力的挥动着斧头,额头上开始密密麻麻的渗出汗水!他静静的看着,四周出奇的安静,他几乎可以听见张小凡的喘气声。

山林里的阳光稀疏斑驳,微风吹拂,树影晃动了一下,一缕微弱的阳光洒张小凡的脸上,鬼厉不知道为何,看到这一幕,脑中只是一瞬间似乎涌出了许多的想法,又好像什么也想不了。

这一刻,鬼厉似乎有股莫名的冲动,他想靠近这个人!他想卸下血公子这个身份,还想穿上平凡粗糙的衣物,去接近这个人!

一瞬间,鬼厉被自己涌出来的感觉给震惊了!震惊过后,他压下那种感觉,就离开了!

张小凡只觉得身后一阵风吹过去,也没有回头看看!

当张小凡扛着柴回到家的时候,就见院子里躺着两只野山鸡,张小凡放下柴,看了看地上的两只昏迷的山鸡,他觉得这个应该是鬼厉猎来的!要知道在草药村,没有人会去狩猎,而且大家都不精通狩猎之术的!与其去狩猎,还不如多下地干活!

“大哥,院子里的两只山鸡是你猎来的吧?”张小凡进了屋,就问坐在床上调息的鬼厉!

鬼厉闭着眼睛,面上毫无波动。只是冷淡的回应了一声。

“大哥,你还会打猎的本事啊,要不你教教我吧!”张小凡满怀期待的说!

鬼厉睁开眼,看了他一会,便道:“午饭的时候我要吃上肉!”

张小凡僵了下,对方明显没有教他的意思,心里真的有点失落,毕竟这也是个谋生的手段!“好吧,我去把山鸡杀了!”说完转身出去了!

鬼厉见张小凡离开,对方脸上的情绪他看得一清二楚,不懂隐藏,简简单单不需揣摩,和张小凡相处,他觉得很轻松平静,而且现在这样安逸的生活,他也很享受!

张小凡一进厨房就开始麻利的烧水烫鸡毛!

而在房里运功调息的鬼厉却静不下心来了,他脑海里都是刚才张小凡失落的表情,他被弄得心烦意乱,又似乎感觉心里有点什么东西焦急万分的想破土而出!他站了起来,他想再去见见张小凡,他心里有种声音告诉他,只要张小凡在他眼里,他的心就能静下来!

鬼厉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刚才还烦燥的情绪瞬间踏实了!

张小凡将鸡剁成块,在锅里下了点油,扔了几片姜下去,锅里热气蒸腾上来!

鬼厉走了进来,张小凡看到他,便笑着说道:“大哥,还要等好一会儿才能吃,要不你再回屋里坐一会儿!”

鬼厉怔了一下,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突然有句话从脑海里冒了出来‘三日入厨下,洗手作羹汤’,虽然觉得有些不合适,但是看着张小凡娴熟的动作又觉得合适无比!

“要帮忙吗?”鬼厉想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!

张小凡将翻炒过的鸡块,加上水,“要不…你帮我看着火,别让它灭了!”说完他盖上锅盖!

鬼厉很自觉的坐到灶后,看了看灶里的火!

张小凡解下了系在腰间的围裙,“大哥,我先出去了!火小了记得要往里添根柴。”

鬼厉问:“你去哪?”心里有些不悦!自己一来,对方就要走,这算什么?

“我早上砍好的柴,还在山脚下没扛回来。”张小凡走到了门口,还不忘再提醒一下要看好火!

鬼厉看着灶里火红的火焰,他心里也莫名的冒出了团火!

评论(1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