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穷小子与血公子 1

穷小子与血公子 1

血公子失踪了!
得到这个消息后,正在喝茶的鬼王手都不自觉的抖了一下。要说血公子这次出门办事,难度系数并不大,也没有高危系数!可是人就是平白消失了!

鬼王分析了下,先做了最坏的预测:遇害、抢劫、劫色、拐卖……

遇害……鬼王突然很牙疼,要是他栽培血公子可是花了不少的心血,他鬼王宗未来的接班人,要是人就这么没了,真是血本无归!

抢劫……鬼王觉得,应该没人傻到会去抢劫血公子,还要命吗?还要命吗??

劫色……呃…鬼厉确实长得不错,但是…除非不要命了,才有胆子去劫血公子的色!

至于拐卖……这个可以忽略不提!

那血公子去哪了呢?

草庙村!

要说张小凡真是土生土长的草庙村村民!张小凡今年二十岁了,这个年纪村里的男子基本不是成亲了就是当爹了,张小凡还是打着光棍,为什么呢?因为他穷,别人家的姑娘都不想嫁给他受苦!

张小凡十三岁没了娘,十五岁没了爹,家里就剩下他一口人了!真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!但是,他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光棍,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他而意志消沉,反而每天面带微笑的积极向上,他背着锄头下地,拿着镰刀上山,拿得起菜刀,缝得了衣服!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条!

要说血公子鬼厉执行完任务,路过青云附近,于是,他心血来潮的想混进青云门一夜游!

然而好巧不巧的他正面遇上了刚好出来赏月的灵尊!于是在一番恶战下,血公子受了点轻伤,灵尊也挂了彩!

鬼厉立刻下了青云,在附近的一个村子里找了家看去人气少的房子住下疗伤!

没错,鬼厉窜到了张小凡的家里!此刻的张小凡已经睡着了,完全不知道有入侵者!

鬼厉盘腿坐下调息,他估摸着自己调息个七八天他就能恢复!

第二天清早!

鬼厉被后院的鸡鸣给吵醒了!他仔细一听,这鸡鸣声激昂无比,而且不止是后院的鸡鸣声,远处甚至更远处都传来鸡鸣声。声音此起彼伏啊此起彼伏!没过多久,他就听见了脚步声!他起身站在窗前,窗上挂着又旧又皱的窗布,透过窗布,他看见一个人影,那人在井边提水,鬼厉看那身形,断定是个年轻男子的身形!

张小凡一起床,他知道他忙碌的一天开始了!起床打水梳洗了一下,就提着一桶水进了厨房,抓了一把米淘洗,又切了两个白番薯一起进去煮粥,其实张小凡更喜欢吃红番薯,因为它比白番薯香甜软糯,但是,张小凡舍不得吃红番薯,因为家里的那两筐红薯,他是要拿去买钱的!

他锅里倒了半锅水,将米和白番薯粒倒进了锅里!然后,升起了火!就去井边把昨天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!

等到衣服晾好,又到鸡舍里看了看,发现鸡舍里多了两个鸡蛋!张小凡将鸡蛋捡起,藏好!要知道,鸡蛋的价格可比红番薯贵!张小凡更舍不得吃鸡蛋了!

等到再回厨房,白薯粥也煮熟了!张小凡灭了火,盛了一碗喝了后,又盛了一碗喝下去!其实这也就是喝饱的,饿的快,饿了怎么办呢!那就只能忍着饿!

现在已经入秋,他这几天要到山上去多砍些柴,为过冬做准备了!

鬼厉看着张小凡出了门,才从屋里走了出来,他看了看房子,只是一般乡间的泥土房,一排五间房,一个人住显得有些宽敞了!

鬼厉走进厨房,打开锅盖,一股热气冒了上来!他看了看,这锅里的粥还真没几粒米,都是番薯!鬼厉想着,也许屋主就喜欢吃这样没米几粒米的粥也说不定呢!

鬼厉在院前院后都转了一圈,很平常的农家小院!后院养鸡鸭,还有一个柴房!后院门外的又是菜地,种了白菜萝卜还有搭着的竹架结了好几个大南瓜!

张小凡砍了半天柴,将柴捆好!一捆捆的柴扛到山边,顺着下坡直接将柴滚到山下!虽然入秋,但是张小凡还是做的大汗淋漓!他喘了一口气,便下山了!

他来来回回的将柴扛回了家,放在院子里!搬完后,他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休息喝水!等到他休息够了,便站起来,去厨房喝碗粥!

他一打开锅盖,愣了一下!他记得早上出门前,这粥还有很多的!难道家里遭贼了?他想想,也不可能,草庙村的村民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,哪里会干入门偷吃东西的事!

他想,也许是哪家的皮孩子偷吃的吧!

鬼厉在屋里调息,屋外的动静他也听得见!他待在这里半天,这里很宁静,偶尔会有鸡鸭的叫声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炊烟遗留的痕迹,就是这样的环境下,他的心境空前的平和,当听见张小凡进进出出的脚步声,他居然有种充实感,就像在家中,亲人都在的温馨充实而丰满的感觉!

这感觉来的没来由,他想也许是早上的白薯粥太原汁原味了,也许是这里宁静淳朴的氛围感染了他!

张小凡将锅里的粥吃完,平白无故的晚饭那一顿没有了,他心疼不已!

他到后院门外的菜地看了看,在摘白菜还是南瓜上纠结了一会儿,最后决定摘白菜!家里就他一个人,那么大的南瓜切进去吃一顿又要过一夜,没个几天也吃不完,放久了又会坏掉!

要切南瓜也等下次白天切进去!

等到晚饭,张小凡将白菜叶剥下一些,洗干净,切好!也就是滚水烫白菜再加一点盐!吃完后,他打了水,在房里擦了个澡!他倒了洗澡水后,天也黑了,天黑了,当然就睡觉了!点灯熬油,那多浪费灯油!

等到张小凡睡下,另外一边的房间窗子就亮了!

鬼厉在吃上面没什么追求和挑剔的,能饱就成!他进了厨房,打开锅盖,锅里干干净净的,什么都没有!

他觉得,他有必要在屋主面前现身,给对方一笔钱,顺便改善一下伙食!

评论(17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