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副宗主 你的未婚妻到了17

副宗主,你的未婚妻到了17
曾书书见鬼厉走后,便坐在床边!

“小凡,他是谁呀?”

张小凡仍然趴着不动,不咸不淡的说,“你没看出来吗?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!”

“得了吧,你骗谁呀!失散多年的兄弟会把你弄到下不了床?小凡,看那人的样子,一看就是有来头的!”

“他就是鬼厉!”

“鬼厉!”曾书书无比惊讶,“就是之前你说,你变化成女人把对方迷得神魂颠倒的那个鬼厉?”

“书书,”张小凡没理会曾书书的惊讶,他抬起头看着对方,“我有点喜欢上他了!昨天晚上他突然出现在我房里,我才意识到的,当时我有种冲动,就是不能让他走,我还想把他给上了!”

曾书书从惊讶的表情变成了惊悚,“小凡,你想上他?你没睡醒吧!还要命吗?”

“我也知道不可能呀!所以我昨天晚上对他甜言蜜语 山盟海誓的留下了他,让他先上了我,其实鬼厉这个人吧,对待自己喜欢的人,那是很好的,几乎是事事依从的!我就想着让他喜欢上我,将来好有机会上了他!他可是鬼王宗的副宗主,能把他上了,可比睡天下第一美女还有面子!”

曾书书鄙夷的说,“我看你想多了,别到时候,你被他吃干抹净一脚踹了!”

“怎么会呢!他对待爱情可是很忠贞的!”

“他对你可不是爱啊!他现在肯原谅你,你都该千恩万谢了!你还想上他!”

“我相信我能办到的!”

曾书书懒得理他,“对了,最近渝都不太平,出了两起人命,我怀疑是妖邪所为……”曾书书对他详细说道!

“既然两人死前都失踪了三天,而且都是清早在城西大街上被发现的,书书,你对城西那片察探过没有?”

“我去查过了,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,从死者的死状来看,也不像普通人所为,我现在就想找个年轻力壮的男子看看能不能引出凶手!”

张小凡狐疑的看着他,“书书,你不会是想我去吧,对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,冒然这么做很危险的!”

“炼血堂你一个人都敢闯,鬼王宗你也不怕,区区一个小妖精,能难得倒你张大侠,要知道你现在在青云弟子心中是这个!”曾书书竖起了大拇指!

张小凡听得心里飘飘然的,他突然觉得自己很高大很高大,“书书,做人要谦虚!”

“小凡,这事非你不可!你看看我身娇体弱多病人群,再看看你,”曾书书顿了一下,只见张小凡趴在床上一脸的疲倦和苍白,“咳…你打小就身强体健,大病小病小痛的一个都没有,再说,你打起架来比我厉害不是嘛!”

“你的话是不错,”张小凡高高耸立的神态,“但是我今天……不方便!”

曾书书知道张小凡腿软,于是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丸。“这是十全大补丸,吃下去保管你身上的酸痛尽消,而且能让你热血沸腾,孔武有力!”

夜晚!

张小凡慢吞吞的走在城西大街上,街道两边的商铺都早早关门了,空荡荡的大街只有他一个人行走!他想要是这个时候冒出个人来,指不定是谁吓着谁呢?

他就着么一想,前方朦朦胧胧里就有道白影缓缓朝他走来!张小凡吓得心里凸起!

鬼!?

虽说吃了曾书书的十全大补丸后,腰不酸腿不疼了,但是他只会打坏人 打妖怪,做做间谍工作,对于抓鬼超度或者灰飞烟灭什么的……业务不熟,心里发虚!

张小凡站在原地看着那道白影一点点的靠近自己,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!

然后……只见那道飘渺的白影越来越真切,当张小凡看清来人容貌后,惊叹了,世间居然有这么妩媚动人的女子!

张小凡可以肯定这不是鬼,这是个狐狸精!身上了那股狐骚味还是挺重的!

“这位公子,请问城南客栈怎么走?”那白衣女子站在张小凡面前,声音柔美,眉眼间带着股魅惑人心的感觉!

“前面拐弯直走!”张小凡心里警惕表面平静的说道!

“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,想请公子带路,这夜深人静,小女子心里难免有些害怕,我见公子仪表堂堂,一身正气凛然,定不是坏人!所以想……”

张小凡则是一脸的犯难,“夜深人静,男女有别!姑娘与我同行,若是我家娘子知道了,就闹脾气不理睬与我,姑娘,你还是自己走吧!”张小凡非常不解风情的说道!

白衣女子难掩的失落,妩媚之中带着楚楚可怜之姿,“公子,你不说,我不说,你家娘子又怎么会知道呢!”

张小凡摇摇头,摆出一脸的情圣样,“即使我娘子不知道,但是我也不想对我家娘子以外的女人有什么接触,而且这夜黑风高的,姑娘又穿着一身白衣,要是真遇见什么歹徒,姑娘就装鬼吧!应该能把歹徒吓跑!”

白衣女子:……

张小凡又叹了一口气,“罢了,就当是日行一善吧!我送姑娘一程,不过我说姑娘,走夜路可不是什么好事,夜路走多,容易摔跤的!你看你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,万一摔在脸上,那就更没男人想娶了你了!”

白衣女子:……

这女子脸色不太好看了,还从来没有男人说她长得不好看,每个男人见了她,瞬间就被她的容貌勾的七荤八素,忘了自己是谁了!

“想来公子的娘子定然长得美若天仙吧!”

“天仙?”张小凡忽然想到了鬼厉的模样,“天仙和他比起来,那就是地里的泥巴,他啊……个子高高的,力气又大,打架又厉害,总爱穿着一身黑衣,还别说,黑衣服他穿在身上真叫一个有味道,看得我…现在都想撕了他的衣服…然后…咳咳……”

白衣女子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她是不是也该换身黑衣服,更有吸引力?更有诱惑力?眼前的这个男人,眼睛里完全没有她,只有那个不在眼前的娘子!这不就表示她魅力不足。

“姑娘,你得先走二十步,我在后面跟着,这样我的清白名声也不会毁在姑娘手里!你要是真遇见歹徒,我跑过来救你的时间还是有的!”

“……”白衣女子觉得遇到了男人中的奇葩!这些年她在各地阅男无数,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神魂颠倒的!今天晚上这个简直就是个木头!“小女子在这儿多谢公子了!”

张小凡心里思量着,对付这种妖精,还是先送她到老巢,看看有没有同伙,再加上曾书书一直跟在暗处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!

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,距离不远也不近!

“公子,你真是个好人!”姑娘停下脚步,回身看着他!声音柔媚酥麻!

张小凡也停下了脚步,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“前面不远就是城南客栈,姑娘我就送到这儿吧!姑娘快点走,毕竟夜深了!”

那女子沉吟了一会儿,然后对他微微一笑,温柔中带着妩媚,“像公子这般正人君子真是世间罕有,小女子心中敬佩不已!”突然白衣女子娇羞的笑了,“小女子对公子仰慕不已,小女子一生孤苦一直想找个可靠的男人托付终身,公子可愿意……”

“不愿意!”张小凡直接打断了她的话,“姑娘,我好歹是有家室的人,托付终身这样的事情,你不应该找我,你这么做,是很不道德的!若我因为你而抛弃了家中之人,那么我也不是什么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!姑娘,做人要有节操,若是见到个男人就主动送上门,那与发情的畜生又有何区别!”张小凡站在了道德的致高点,批判了她!

白衣女子娇羞的神情瞬间退去,脸色发黑,咬牙道,“我劝你乖乖的从了我,只要你对我言听计从,百依百顺,我便不害你性命!”

“要是我不从呢!”张小凡笑了,气势十足!


鬼厉白天的时候离开城主后,就去了鬼王宗在渝都的分舵,下令调查青云门张小凡这个人之前的事情!

鬼王宗的情报机构和间谍工作者动作敏捷,没多久就把张小凡的资料呈给鬼厉了!

鬼厉一看资料才知道,张小凡干了不少事情!最厉害的就是炼血堂覆灭的事情!

鬼厉他没想到张小凡间谍业务这么的骨干,这么精英!当然这些业绩和张小凡那张会骗人的嘴有直接的关系!那么张小凡在鬼王宗期间掌握了多少鬼王宗的事情?

鬼厉心里有些阴冷,知道太多秘密的人是活不久的!任何威胁鬼王宗的隐患……他都要拔除!

鬼厉回到城主府后,张小凡已经去了城西大街!好在张小凡命人给他留了话!说是…鬼厉若是实在想他的话,可以来找他!

此刻,鬼厉确实要找他!

评论(9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