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副宗主 你的未婚妻到了11

副宗主,你的未婚妻到了11
鬼厉大致能猜透现在的小凡和炼血堂的小凡不是同一个人!他之前曾提过青云灭炼血堂的事,小凡除了流露了一些悲伤神色以外,对青云却没有半丝恨意!他那些试探性的问题,对方也是避重就轻的回答!

炼血堂的小凡当年确实派人送过糕点,不过不是桂花糕而是红豆糕,小凡说时间太久她都不记得了,可是当年的小凡整整送了他一个月的红豆糕!

张小凡躺在床上,背对着鬼厉!
最后鬼厉还是留了下来,上了他的床!张小凡现在根本不敢睡,虽说鬼厉答应今晚不会行周公之礼,但是上了床男人的话,还能信吗?

“小凡,你的家在哪儿?”

“……炼血堂!”

鬼厉对于这样的回答有些气闷!

“那你炼血堂堂主还给你起过其他名字吗?”

“我就叫小凡!没有其他名字!”张小凡内心感慨,他对鬼厉说的话里,就这一句是最真实的!

可鬼厉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张小凡对他没有一句真话!

张小凡紧张起来,因为鬼厉有动作了!

鬼厉板过张小凡,让他平躺着!

张小凡瞪着他,“鬼厉,你说过的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就见鬼厉要亲上来!立刻偏开脸避开!

“今晚我不做到最后!”鬼厉压在他身上,低下头去亲吻对方谎话连篇的嘴!

张小凡再次闪躲避开,鬼厉盯着他,下一秒就将吻落在了对方的脸上,在张小凡的脸上辗转反复的亲吻着!

张小凡立刻挣扎起来,鬼厉手快的将对方推拒的双手紧紧扣住,压在对方头部两侧!

张小凡想用双脚踢他,可是鬼厉的双腿紧紧绕着压制住对方的腿!两具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,张小凡尴尬的要死!

“你快起来!”张小凡气急!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鬼厉仍然亲吻他,从脸颊一路亲吻到耳垂!

张小凡气的涨红了脸,“我真的叫小凡,我没骗你!”

鬼厉盯着他,突然笑了,“那还真是巧了!”鬼厉咬了咬对方的耳垂,“你说是不是…娘子?”

张小凡气的呼吸都乱了!
去你的娘子!张小凡在心里吼了一句!

“鬼厉,我都实话实说了,你起来吧!”张小凡把话说的委屈,妥妥像恶霸欺负良家女子一般!

“那你姓什么?”

“我是孤儿,师傅只给我起了个名字!”还想知道我的姓氏,做梦!

鬼厉沉吟一会儿,“你师傅是谁?”

“我师傅……他挺胖的,胃口也很大,脾气有点急躁!”张小凡轻轻的说着,“但是我不能告诉你,他是谁!鬼厉……”张小凡叫着他的名字,这一声的语气里带着委屈又像是在撒娇,“你的手劲太大了,把我的手压的好疼好疼…”

张小凡在心里已经大吐特吐了!他把自己给恶心到了!

“很疼吗?”鬼厉手上松了些力道!

“疼,当然疼!我都答应嫁给你了,你先放开我吧!”

鬼厉盯着他,“你这张嘴里说不出几句实话,要怎么相信你是真的想嫁给我?”

“你怎么能不信我呢!你看我们一起看过日出,我每天还送点心给你吃,今晚我还让你睡我旁边,为了嫁给你,我都背弃师门了!你怎么就感觉不到我喜欢你呢!”张小凡一张口就开始胡说八道了!

鬼厉盯着他,明显感觉得到对方一点诚意都没有!

张小凡见他不信,又不好意思的说,“那你要怎么才相信我,你总不能现在就要我以身相许吧!”

“反正一个月后我们就成亲了,今晚提前过洞房花烛夜也是可以的,小凡,你说是吗?”

“……”张小凡心里都想踹死对方!可是转念一想,要是鬼厉真想要,早动手了,还会磨叽磨叽到现在!他想鬼厉想要的…应该是他的态度!

“鬼厉,我的手真的被你弄疼了!”张小凡难得的认真,不娇不羞的,“你先松开我吧,你看我也逃不了不是吗!”

鬼厉见他说的认真,便放开了他,翻身坐起!

张小凡顿时松了口气,他看鬼厉坐起,其实越解释就越掩饰,还不如不解释,男人嘛,还是要靠行动力的!他坐了起来,无比认真的看着鬼厉,“鬼厉,想我嫁给你是吧!”张小凡话音未落,闪电一般的速度扑倒了鬼厉,跨坐在鬼厉身上,“我不答应,我要眼前的这位小哥哥…嫁给我!”

张小凡也是豁出去了,说完,视死如归一般的闭上了眼睛,亲上了鬼厉的唇!

早上。

小香提着食盒刚想敲门,却发现门没有上门闩,她一推门就开了,她还心想着以为是小凡小姐昨天晚上忘记锁门了,结果她一进门就看见了副宗主掀开床帐下床!

小香的脑子被炮轰了一样,脑海里一片浓烟滚滚,什么看不见也听不见,她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副宗主!

然后,过了一会儿,她听见副宗主叫她去打洗脸水!她浑浑噩噩的出去了!她知道小凡小姐不是随便的人,副宗主也不是随便的人,昨天晚上……小姐留副宗主过夜了?

张小凡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装睡!其实他早就醒了,只是不想面对鬼厉而已!他想到昨晚的事情,内心不禁感叹,自己真的堕落了!青云从小教导他 个人的气节清白比性命重要!昨天晚上他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,气节什么的都丢到了一边!

虽说昨天晚上自己扑倒了鬼厉后,也就是自己对鬼厉亲亲啃啃的,然后两个人一起亲亲啃啃……没干别的什么出格的举动,但是现在回忆起来,还是蛮震撼心脏的!

鬼厉坐到了床沿,伸手抚摸着张小凡柔软的头发,轻轻的吻了一下张小凡的唇!

张小凡忍不住睁开了眼睛,盯着鬼厉,“小哥哥,你想好什么时候嫁给我了吗?你的清白已经毁在我手里了,你现在就是后悔,也没人会要你了!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考虑!”

鬼厉失笑,小凡已经不在他面前装柔弱了,现在的小凡这张嘴……有时候说起话来,还真是又毒又辣!不过他觉得现在的小凡,也是蛮可爱的!

鬼厉笑着说,“这位小妹妹,那你打算用什么聘礼来迎娶我呢?”

“没看到我是个一两银子都掏不出来的穷光蛋嘛!当然是你备好丰厚的嫁妆嫁过来!”

“你这和山贼强盗有什么区别!”

“怎么,后悔了?昨晚有胆子爬上我的床,下了床就没胆子承担后果吗?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

小香打着洗脸水进来,一听到张小凡的话,手一抖,哐当一声,脸盆掉到了地上,水洒了一地!


评论(8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