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副宗主,你的未婚妻到了10

副宗主,你的未婚妻到了10
张小凡提着装了桂花糕的食盒,进门的时候,就撞见了毒公子也坐在房里!

“小凡姑娘来了!”秦无炎笑得意味不明!“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!告辞!”他站了起来,朝张小凡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!

张小凡将食盒放在桌上,他被秦无炎看得极不舒服!“鬼厉,他来做什么!”

鬼厉将桌上的书本合上,张小凡注意到了这本书就是他的绝世孤本!他心里一惊,毒公子送书回来,那么两派之间又摒弃前嫌了?又或者……鬼厉更加怀疑自己了?

“他来还书,书是他师傅抢去的!”鬼厉坐在椅子上望着她,他希望能看到对方脸上看到一点破绽!“小凡,炼血堂被青云给灭了,现在鬼王宗和万毒门更应该联手合作,小凡,我希望你能理解我!”

张小凡点点头,“既然书都还回来了,那之前的事情就算了吧!”张小凡伸手想去拿书,半途手就被鬼厉的手握住了!张小凡心里想甩开鬼厉的手,但是身体却没有动作!

“我不是说这书不合适你看吗?”

张小凡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他,“你这么说,我就越想看了!”

鬼厉静静地看着他,也许眼前这个人所说的话,所做的事,都是假的!但是他却不想放手!

“鬼厉,你抓疼我了,快放手!”张小凡皱起了眉,委屈的说道!

“不放!”鬼厉盯着他!

张小凡被他这么看着,突然有种很可能鬼厉就这么抓着他一起上床……共度一生的感觉!这样的感觉让张小凡在心里忍不住的恶心!

下一刻鬼厉将张小凡带进怀里,坐在自己腿上!

张小凡身体僵了僵,“鬼厉,你干嘛!”想挣扎的站起来,但是鬼厉一手就环住了他的腰!

“小凡,我就是忍不住的想碰碰你,亲亲你,你不喜欢我这样?”鬼厉问的很无辜!

“可是……我们还没有成亲,这么做不好!”张小凡低着头装得又羞又涩!

“那你喜不喜欢我这样?”

“……”不喜欢,你这个流氓!“鬼厉……你怎么这么问!”张小凡仍旧羞涩不好意思的样子!

鬼厉笑了笑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“你今天给我带了什么点心?”

“是桂花糕,我拿出来给你!”张小凡想借这个机会站起来,坐在鬼厉腿上别提有多别扭了!

然而,鬼厉的手却一直紧紧的搂着他的腰,“小凡,你哪也别想去,就坐在这儿。”鬼厉在他耳边轻轻的诉说!

鬼厉呼出的热气拍打在他耳边,张小凡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,他觉得今天的鬼厉怎么这么的流氓?而后就是这句话,怎么听着都像别有深意!

张小凡坐在鬼厉的腿上,伸手拉过食盒,将一碟桂花糕端了出来!

“这是你做的?”

张小凡点点头,“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!”
他将桂花糕放在桌上,却见鬼厉迟迟不动。张小凡心中思量着鬼厉不会以为他在桂花糕里下药了吧!天地良心,他就想下,手里也没药!

“小凡,你喂我吃吧!”鬼厉笑着看着他!

张小凡忍不住浑身一颤,“你今天怎么…怎么这么不正经……”

“你不喜欢?”鬼厉问,“我以为你会想这么做,毕竟我是你的未婚夫妻,亲热一些也是正常的!”

张小凡伸手拿了一块桂花糕递到鬼厉嘴边,“那你吃吧!”

鬼厉咬了一口,目光一直在张小凡脸上!张小凡面上镇定,可是心里就没那么镇定了,鬼厉那一口看似咬在桂花糕上,可是就是有种感觉像是鬼厉一口咬在了自己身上!

张小凡自认看人还是挺准的,可是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比如说鬼厉!以前觉得鬼厉挺纯情的,经历了刚才的事情,鬼厉在他心里的形象已经彻底颠覆了!哪来的纯情,根本就是个流氓!

张小凡到了晚上,他放下床帐,换成平时就变回男儿身了,可是今晚他却提高了警惕,没有变回男儿身,他觉得消除鬼厉心里的怀疑很难,白天的那一句‘你哪也别想去’现在想起,他都有些不寒而栗!

他来了趟鬼王宗,也不是没有收获!至少他已经摸清了整个孤岐山的路线,沿路所设的陷阱结界!他是不是该离开了呢?毕竟鬼王宗他可是孤军奋战!现在随时可能会暴露,要不就先撤了!

张小凡是个行动派,想好了就起床穿上衣服!

一开门就见鬼厉现在门外!张小凡着实吓了一跳!

“你怎么站门口不出声,吓我一跳!”惊吓过后,张小凡说的理所当然!

“这么晚了,你要去哪?”

“我睡不着,出来转转!你呢?”

“我也睡不着,所以来找你!”

张小凡面上笑了笑,心里已经开始冒冷汗了!白天的时候鬼厉的反常,估计对方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反应,鬼厉这是早有准备的站在门口候着自己!

“鬼厉,要不我们一起在院子里坐坐吧!”

“夜里凉,而且湿气大,在你房里坐坐吧!”

张小凡犹豫了……

“怎么?不欢迎我?”

“没有,你进来吧!”

张小凡退了一步侧身,让鬼厉走进来!他心里拧成了麻花,关门的时候,他没有把门关实!

进屋后,张小凡给鬼厉倒了杯水,放在桌前!

鬼厉坐着没动,目光一直落在小凡身上!

“小凡,今天鬼王宗抓到一个叛徒,按照规矩是要处死的!可是他却说他身不由己,他被人控制了,不得已而为之,你说我该放过他吗?”

张小凡听的心头大震,而面上还是柔柔的说着,“我不知道,要是他真有难处,就饶他一命吧!毕竟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不容易!”

鬼厉听后笑了,“是啊,他有他的难处,可是当他选择走进鬼王宗的大门,效忠鬼王宗开始,他的命就是鬼王宗的,无论什么原因,背叛就背叛!”

鬼厉意味深长的看着他,“但是……我这次想给他一个机会,只要他还能够继续效忠鬼王宗,和以前的事情断干净,我会留他一命!他从前在鬼王宗是什么位置,现在依旧能在那个位置上!小凡,你说这样好吗?”

张小凡呼吸都有些不畅快了,他听出了鬼厉的意思,“你是鬼王宗的副宗主,事情的决定权在你,你怎么反而问起我来了!”

鬼厉看了他一会儿,“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观点,毕竟以后我们要成亲,和我同床共枕的人…我希望他能赞同我所做的任何决定!”

张小凡知道自己已经被看穿了,只是鬼厉没挑明罢了!“可是……那个人从前所犯的错误,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吗?”

“男人嘛,总该有些气度和胸襟的!再说,是人总会有犯错的时候!”

张小凡突然很想笑,和鬼厉比起来,他好像真没什么气度和胸襟!“鬼厉,你真是好人!”可惜我们终究不同道!

张小凡对着鬼厉笑的柔媚,“那…那个人肯定会感激你的不杀之恩,好好效忠你的!”

鬼厉站起了身,走到了小凡的身后,他将手放在小凡的肩头,张小凡的心也为之一震!

“小凡,我们下个月就成亲吧!”

张小凡犹豫了一下,便点头了!

现在撕破脸对自己百害无一利,不如先服软,再找机会脱身!

鬼厉俯下身,在张小凡耳边轻声低语,“今晚我想留下来!”

低沉的声音从耳边钻了进耳里,这句话让张小凡四肢百骸都忍不住僵硬起来,他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,“我们还没有成亲,你不能这么做!”

评论(16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