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副宗主,你的未婚妻到了7

副宗主,你的未婚妻到了 7
张小凡在鬼厉房里睡了一晚,虽然两人一个睡床上,一个坐椅子上睡,但是在外人看来就不是这么单纯了!比如说青龙,听到这个消息后,意志消沉的旷工三日!再比如说,在后院养老的鬼王,得到这个喜讯的时候,就开始吩咐下人,要做十套孩子的衣服备着!

张小凡叹了口气,“小香,你走吧!”

小香一愣,“小姐,你要我去哪?”

“哪里来哪里去!”

小香一下就跪下了,“小姐,你不要赶我走,小香做错了什么,一定改!”

张小凡温和的笑了笑,“小香,我就是个孤女,也算不上是你的小姐!”

小香一听就明白了,“小姐,我错了,可是那是宗主下得命令,我不得不去做!”

“我明白,你也是身不由己嘛!”张小凡脸上的笑容退去,“只是如果你的宗主要你把我送到其他人的房里,你是不是也照样瞒着我,引我前去?”

小香立刻摇头,“不会的!我不会那么做的!”

“你走吧,我不需要你伺候了!”张小凡冷冷的说道!

“小姐?”小香看着他,她是鬼厉送过来的,要是小姐把她赶走了,鬼厉肯定不会轻饶了她,而且,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她其实还是挺喜欢呆在张小凡身边的,张小凡不会在她面前摆架子,也没有把她当作下人看,很多时候,张小凡对待她,就像朋友一样,“小姐,小香以后都听你的,有任何情况,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!”

张小凡盯着她,“小香,我不喜欢被人蒙在鼓里,和上当受骗的感觉!毕竟人人都会犯错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若你再敢瞒着我,你自己走吧!”

“是、是!”小香连连点头,“小姐,那昨天晚上你和副宗主……”

张小凡看着小香不可描述的表情,冷冷淡淡的一句,“什么也没有发生!”

这一天风和日丽!

鬼厉今天刚好手里也没什么事情,于是他就陪着张小凡外花园的池塘边喂鱼赏花!

张小凡心里其实觉得挺无聊的,面上还是装得有趣的样子!

就在这时,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!

“副宗主,万毒门门主来了,说是要见小凡小姐!”

张小凡心头有些慌!毕竟他是冒充的!有人主动要见他,他心虚了,怕露馅,心里没底。

鬼厉皱眉,“他还带了谁一起过来?”

“他身边还有一个毒公子!”

鬼厉看了看小凡,“小凡,你想去吗?”

张小凡想了想,就点点头!

两人一进大厅,张小凡就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迎了上来,“小凡呐,我这命苦的侄女,你爹出事了,你怎么不来找大伯呀!”

对方太激动太热情,张小凡吓得直接往鬼厉身边靠!大伯?这是哪一出?他潜伏炼血堂也有一年多,怎么从没听说过,毒神是小凡的大伯!

“小凡,你怎么不认识大伯了?”毒神脸上还有点受伤的神情,“也是啊,当年我和你爹结拜得时候,你才六岁,这么多年没见面,你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!想当年你才那么点高,没想到现在出落的……”

张小凡心里顿时松了口气,原来不是亲大伯,还好还好!

鬼厉盯着毒神,他在想毒神找小凡的动机何在?小凡一个孤女,还有什么值得毒神亲自跑过来的!

“小凡,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,住在鬼王宗实在不合适,跟大伯回去,大伯肯定好好照顾你!再说,你打小就喜欢无炎,这次回去,你们就把婚事给办了吧!”

鬼厉一听,脸就沉了下来!

张小凡觉得这毒神说话不打草稿,要是小凡真的喜欢毒公子,炼血堂出事后,她第一时间应该去找毒公子,还有鬼厉什么事?

“毒神,小凡住在鬼王宗并没有什么不便之处,再说五年前,我和小凡就已经定亲了,我想当年你应该也收到了鬼王宗送的喜饼吧!”

毒神脸上抽了抽,刚想说话,就被张小凡抢了先。

“我是女儿家,炼血堂的很多事情我爹都不让我知道,但是我爹教过我,姑娘家要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既然我爹不在了,鬼厉又是我爹给我定下的夫君,于情于理我当然要住在鬼王宗!您说您和我爹是结拜兄弟,可是我从来没有听我爹提过,也许是我当时太小了不记事,我不记得您,也不记得您身边的那位公子!”张小凡说的淡定,炼血堂的人都死光了,现在死无对证的,想怎么说,就怎么说!

毒神脸上不大好看了,“既然你不想嫁给无炎……也罢!那你把当年老夫送你作为定亲的信物还给老夫!”

“信物?”张小凡脸上惊讶了,内心开始唾弃这老东西不要脸了!

鬼厉鄙夷的盯着毒神,“小凡当年才六岁,毒神你居然这么放心把信物放在小孩子手里?”

“小凡年纪小,自然由他爹保管着,现在她不想嫁给无炎了,东西自然得归还于我!”

张小凡拉着鬼厉的衣袖,“鬼厉,如今整个炼血堂都不在了,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,他就是说我爹欠他钱,他是我爷爷,我爹也不会起来反驳了!”张小凡说的极为委屈,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!

鬼厉看到小凡这般委屈的样子,心里心疼极了!“毒神,炼血堂没了,小凡也是好不容易逃出来,身上什么都没有带,你那信物估计是被青云收刮了去!你要是有能耐,大可以上青云讨要去!”

毒神冷哼一声,“那东西所向披靡,整个炼血堂的人都死,就只有她逃了出来,东西肯定就在她身上!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张小凡听得心头一跳一跳!面上还是泪眼汪汪的委屈,“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?”说着,就抽泣起来,“我爹房里有间密室,我一直躲在那,那天…等到外头安静了……我才出来的…出来后…就看见大家都死了…”说完,忍不住掩面哭泣!

秦无炎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师傅一把年纪还挺不要脸,但是那是他师傅,师傅都不要脸,徒弟还能要脸吗?“小凡姑娘,请节哀!那你爹那间密室里还放了些什么东西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!”张小凡哭着冲他喊道!紧接着拉着鬼厉的衣袖,“鬼厉,他们都是坏人,我不要看见他们!”

鬼厉看着小凡哭得梨花带雨,心疼不行!也不管之前和万毒门之前订下的和谐相处共同发展的战略,“小凡,不哭了!”

评论(14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