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呵呵

哈哈哈哈哈

穷小子与血公子15

穷小子与血公子15
第二天太阳高照的时候,张小凡醒了!他一醒就听见院子里传来热闹的声音!

张小凡赶紧起来,穿好衣服!

一出大门,就见王二叔和村里的两位专门杀猪的汉子在院子里杀豹子!

“小凡起来啦!”王二叔笑着对张小凡说道,“你大哥可真厉害,一个人就能打倒一头豹子,这本事,”王二叔竖起了大拇指,“要说这豹子皮可值钱了,放到镇上去卖,估计能卖个七八两银子吧!”

张小凡看了看那豹子,虽然已经被斩杀,但是他觉得这个豹子还散发着凶狠的气势,张小凡心中仍有惧意!

“二叔,谢谢你们来帮忙,我马上去烧水!”

王二叔摆摆手,“热水你大哥已经在烧了,我说小凡,你大哥来了,你怎么开始睡懒觉了,还有他在外面打猎,你在家应该把屋子收拾干净了,该洗得洗 该晒得晒,我早上一来,就见你大哥脖子上都被虫子咬了好几处红点!”

张小凡脸上有些窘迫泛红,鬼厉脖子上的红点,是他弄上去,他尴尬一笑,“那…二叔,我去给你们泡碗茶吧!”说完,就溜进了厨房!

他进厨房,就见鬼厉坐在小竹椅上烧火!张小凡走过去就看清楚了鬼厉脖子上的痕迹,脸一下就红透了,有些不敢看鬼厉,“大哥…二叔他们是你叫来的吧!”

“我叫他们过来帮忙。锅里熬了粥,糖放在桌上,你自己去盛出来吃吧!”

“嗯。下次…你叫他们来帮忙,记得早点叫我起来,今天我起的这么晚,好像我有多懒似的!”

鬼厉笑了笑,“你一点都不懒,勤快的很,快去吃早饭吧!”

院子里忙了好一阵才歇息下,豹子剥皮分块了,张小凡则在厨房里忙碌,他要准备午饭,他拿了块已经切好的豹子肉切成小块,又用姜丝八角茴香之类去肉腥味!

院子都被收拾清理干净,豹子肉一块块切好放在木盆里!

吃午饭的时候,王二叔问道:“大兄弟看你的年纪,应该已经娶过媳妇了吧!”

鬼厉顿了顿,他看了看张小凡便道:“我已经有妻子了!”

正在夹菜的张小凡听得心里一紧,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……

送走了王二叔等人,张小凡就开始收拾那一木盆满满的肉了!鬼厉看了看拨下来的豹子皮,“小凡,我去镇上把豹子皮卖了!你要不要我带点什么回来。”

“没什么可带的!”张小凡低头处理着肉,声音闷闷的!

鬼厉也没留意到张小凡,拿起东西就出门了!

张小凡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,心思也开始飘忽了,鬼厉说这里是他的家,自己也把他看作家人,可是却从来没有想鬼厉还有妻子……张小凡心里很不是滋味,那自己算什么?外室?情人?

当天晚上!

“鬼厉,你回自己房间睡吧!”张小凡站在房门口,不让对方进来!

鬼厉当然不乐意,“小凡,好好的怎么不让我进房了?”

张小凡瞥了他一眼,心想着,这人都有媳妇,居然还来搭上自己,今天在自己房里过夜,说不定哪天腻了,就又回他原来媳妇那儿了!想到这里,心里又难受又委屈!为什么鬼厉在遇见自己前就娶媳妇了?为什么娶了媳妇还来招惹自己!

从前他能忍受一个人住,现在他忍受不了了。这段时间鬼厉给他买新衣服新鞋子,时不时还给他买甜甜的糕点,每天都能吃饱,还能吃上肉,这些他现在都习惯了……

张小凡盯着他,“你不许进来,不然…我、我割掉你那里!”张小凡指着对方的裤裆!

鬼厉:“……”

他不明白张小凡怎么了,白天的时候还是好好的!怎么到了晚上就变脸了!

“我昨天晚上弄疼你了?”鬼厉虽然这么问,但是他觉得这几乎不可能,张小凡昨晚明明很享受,很主动的!

张小凡听得羞愤,“你以后都不许碰我!”话音未落,张小凡就毫不犹豫的关上了房门!

鬼厉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吃门板,滋味不太好受。他在门外叫了两声,张小凡也没理他!

鬼厉以为张小凡的气,第二天太阳升起就好了!可是他错了!连着两天张小凡对他的态度可以说是极为客气,什么都自己动手做,不要他动手!

鬼厉心里别扭极了。他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!

“大哥,你别再给我买东西了,我真的什么都不缺!你的钱,还是留给你自己用吧!”张小凡淡淡的说!

鬼厉受不了张小凡故意冷淡疏离的态度,“你到底怎么了?这两天你说话不是阴阳怪气,就是话里夹枪带棒的!”

张小凡故意冷淡对待鬼厉,他这想一点点的收回自己的感情,即使将来鬼厉离开了,他还可以独立生活!

“没什么……”张小凡放下扫把,“你让开,我去做饭了!”

“别走,”鬼厉拉住了张小凡的手臂,“你把说清楚。”

“说清楚?”张小凡心里憋闷的很,“你是不是有话没对我说明白,你都娶媳妇了,你还跟我睡觉,你、你不要脸!”张小凡终于忍不住的骂了出来,这两天他也是备受煎熬,心里明明喜欢,却要疏远对方!一想到鬼厉有妻子,他恨不得在鬼厉脑袋上打一棍,把人打傻了,他天天照顾他,让对方再也记不起什么妻子!

鬼厉怔了一下,突然明白张小凡这几天在生什么气了!“那天我和王二叔说我有妻子,我说的那个人是你啊!”

张小凡瞪着他,不信!

“你难道没看出来,王二叔那天问话,大有牵线结亲之意吗?我说我有妻子不正好省去不少麻烦!”

张小凡仍然瞪着他,气势上却不如刚才了!“你真的没娶媳妇?”

“没认识你之前,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的。”鬼厉上前抱住他,无比眷恋,“我现在眼睛里 心里,都只有你!”

某种狗血情绪,不想写文

心情不好……啥都不想写!就这样吧!

写吻戏,我想吐,果然还是资格不够老练!羞耻节操什么的还没放下!

穷小子与血公子11

穷小子与血公子11
下雨天,无事可做,野狗蹲在屋檐下看着地上的水花飞溅!

张小凡也闲来无事,就坐在自己的屋里练字。耳边尽是雨声!

“大哥,”张小凡喊他,“你的名字我忘了怎么写了!”

鬼厉看了看他,“我教你。”说着走到了张小凡身后,手把手的教他。

他们的姿势就如上次一样亲近。张小凡这次倒没像上次那般拘谨了。

“明 天有空吗?”鬼厉握着他的手,一笔一划的写着。

“明 天…我没什么事。”

“那明 天我带你去镇上购买点纸墨回来吧。”

张小凡看着桌上的字,“大哥,其实也不用特意买,我只是随便练练手而已!”老实说张小凡是不想破费这个钱。

“小凡,我看你还是挺想学写字的!你要是怕花钱,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有……”

“大哥,我知道你有钱,”张小凡打断了他的话,“可是即使有钱,也不能随便乱花,你看我现在的字写得这么丑,写在纸上那是浪费!我现在用水写,先练练,等我把字练好了,再买纸墨不迟!”

鬼厉也知道张小凡节俭惯了,“那好吧,那 明 天你陪我一起去镇上走走吧!我也想买些东西!”

“嗯!”

第二天清早,天高云淡。张小凡和鬼厉一起吃过饭后就去了镇上!而野狗则留在家里看门。

一到了镇上,张小凡就先买了酱油、盐、糖、面粉,这些都是日常要用的东西。而鬼厉对这些东西也不在行,待东西买好,他来提着就是了。

之后他们路过裁缝铺,鬼厉提议给张小凡做几身新衣服,张小凡的衣服基本都是打着补丁旧的泛白!眼看天气逐渐凉下来,他想给张小凡买几身厚一些的衣服御寒!

可是张小凡却怎么也不同意买新衣,它认为自己的衣服还没破到不能穿,再说村里的村民哪个身上不都有几个补丁?

鬼厉见他不肯妥协,不由的叹了口气!心想,也只能等以后自己单独出来买好了带回去给张小凡了!

两人之后又逛了逛,在鬼厉看来,张小凡花钱那都是花在刀口上的!如无必要,绝不多花一文钱。

张小凡也察觉到了,鬼厉似乎很想给他买东西!便道:“大哥,明年开春的时候,我们买两株橘子树苗回去种在院门外吧,到了秋天我们可以摘橘子吃!”

“好,”鬼厉发觉张小凡挺喜欢吃甜的东西,对方上山砍柴时,总会摘些拐枣山桃回来吃!“明年开春,我们多买些果树回去,我看后门菜地外有空地,不如就种那吧!”

“好啊。”张小凡笑了笑,“大哥,其实我的要求不高,我只要能吃饱有家可以住就好了!”张小凡心里还是希望鬼厉别买太多了,毕竟果子在他的生活中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!

鬼厉也笑了,“知道了,但是你别太亏待自己了,我希望你过的好!”

张小凡微微点头,“大哥,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呀!”

鬼厉倒是对甜的不怎么喜欢,像蜜饯糕点之类的东西他以前也没接触,不过他想张小凡一定喜欢吃!就在两人在茶篷喝茶的时间,鬼厉找了个借口去了糕点铺!

一进去就见铺里的糕点各色各样,他也不知道要选哪些给张小凡!

店家见有客上门,便热情的接待他了,来这买糕点的客源多半是妇人和孩子。

鬼厉看了看那些柜台内的糕点。

“这位公子,这枣泥糕小店卖的最好了,那些夫人和孩子都喜欢吃这个,味道香甜还补血养颜。”

“那就这个吧!”

店家笑着答应,见对方这么爽快,于是又介绍了几款糕点!

鬼厉听着店家的介绍,感觉店里的糕点都挺好的,但是啊……不是他舍不得买,要是他买太多,估计张小凡又得心疼了!说不定还要来退回来!

最后,鬼厉就买了点枣泥糕 绿豆糕 和一点蜜饯。

当他走到药材铺门口时候,他停下了脚步,望着店铺的招牌出神了一会儿,过了一会儿他进去买了点人参 黄芪 枸杞!

当张小凡看见鬼厉手上的两提油纸包裹,“你买了点什么?”

“一些糕点,和一些温补的药材。”

“药材?大哥,你病了?”

“我没病,是你常年劳作,前阵又把脚扭了,虽然脚伤好了,但是还是要补一补,免得留下病根!”

张小凡看着他。心里有些高兴,感觉自己的心跳也有点加快,“大哥,只是一点小伤而已!”

鬼厉见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,觉得分外好看!

两人回到家后,张小凡才知道鬼厉买的东西那真叫浪费!

“大哥,人参那得多贵呀!我又不是快去了,要用人参吊命,还是赶紧退了吧!”

“……小凡,晚饭我一定要吃人参枸杞鸡汤,不能退!”鬼厉坐在凳子上耍起了无赖!

“大哥……”

“汪汪汪……”野狗蹲坐在地上附和着鬼厉!

“好吧!”

张小凡打开了包裹糕点的油纸,“大哥,我知道你对我好,你好像也很有钱,可是两个人一起过日子,那也得好好规划着用钱,要是总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,等钱花完了,日子可就很吃紧了!”

鬼厉叹了口气,“好吧,我下次注意点!对了,听店家说,这糕点的味道很好,你尝尝吧!”

张小凡点点头。拿起糕点吃了一口,浓郁的红枣香甜气味,“大哥,这是红枣做的吧,王二叔家有颗枣树,以前二叔给我吃过一些,不过没有这个糕点香甜,要不明年我们也种棵枣树吧!”

“好啊!”鬼厉看着张小凡吃着红枣糕的红唇,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动,问他,“这糕点…甜吗?”

“嗯,挺甜的。大哥,你要吃一个吗?”

“好,我想吃一口!”鬼厉站了起来,走到张小凡面前。

张小凡以为鬼厉要吃他手里这个红枣糕,便想递给他,结果……

鬼厉快速的在张小凡的唇上亲了一下,“确实挺甜的!”

张小凡愣了,像根木头一样愣在那一动不动。过了一会,他才反应过来,“你、你干什么!”张小凡瞬间红了脸!

蹲坐在一边的野狗,不禁在心里笑开了花。它站起来摇着尾巴出去了。



预告:下章有🚗……

穷小子与血公子10

穷小子与血公子10
张小凡有些不敢面对鬼厉,毕竟鬼厉午饭后对他做了那样的事……可是他看着鬼厉提回来的猪蹄和五花肉,又想到人活着 日子还是要过的,吃了午饭,还得吃晚饭不是吗!

张小凡坐在厨房的凳子上,指挥着鬼厉做晚饭!清洗猪蹄,浸泡黄豆,灶里生火……

野狗蹲在厨房门口看着鬼厉忙碌,他没想到威风凛凛的血公子也有这么一天,在厨房围着灶台忙碌个不停!

这一天晚饭,整个草庙村几乎家家户户都飘着肉香!

鬼厉炖了一锅黄豆炖猪蹄,野猪肉的味道特别醇厚浓香。张小凡吃了猪蹄又喝了一碗汤,汤里的油水很足,张小凡嘴巴吃的很过瘾!

待到晚饭过后,天色渐渐暗了,张小凡让鬼厉把院子里晒的萝卜条收进屋里,免得打了夜里的露水!又让鬼厉把五花肉用盐和酱油腌制起来。

张小凡趁鬼厉在腌肉洗碗的空档,他也进屋擦洗了身体,再将水倒掉!待一切做好,天已经全黑了!

天黑后,张小凡一直尽量不点灯,省点烛火钱也是好的!

一连三天,鬼厉都没有对张小凡做出过于亲密的举动,这让张小凡放下了心。

白天鬼厉出去砍柴,张小凡因为脚伤了,就在家里洗洗衣服,做饭等鬼厉回来。

张小凡觉得自己脚扭伤的这几天,是他爹过世后,他过的最轻松惬意的时间,在家闲来无事的时候,他将房间打扫了一下,顺便理了理柜子,无意中看见了压在衣服最底下的一本书。

张小凡抽出了书本,轻轻的摸了摸发黄的书页。他儿时上过两年学堂,自从他娘去世后,他也没去学堂了,留在帮忙洗衣做饭喂养鸡鸭,那时他偶尔还会看看书,可是等到他爹也去世了后,他也没有时间看书了!家里内外都要他一个人打理!

张小凡翻了几页书,内心有些感慨。这些年,他对着锄头镰刀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,这书上的字他很多都已经忘记了,不认识了!

他突然来了兴趣,在柜子里找到了当年用过的毛笔,他到厨房里盛了一碗水,放在饭桌上!毛笔用水浸湿,他握着笔,常年没有拿过笔,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手很僵硬,一笔一划的写着自己的名字都觉得很艰难,他已经尽力想将字写的端正些,可是木桌上的字还是歪七扭八的!

鬼厉回来的时候,就见张小凡坐在凳子上,拿着毛笔认真的在桌上写着字!鬼厉放下了柴,他还是第一次见张小凡拿笔,觉得挺新鲜的!张小凡专注认真的模样,他看着特别的好看。

张小凡有些窘迫,他见鬼厉进来看到桌上的歪歪扭扭字迹!鬼厉倒是没有半点笑话他的意思。

“你读过书?”

“读过两年,现在基本都已经忘记了。会写的字,也就是自己的名字了!”

“我教你写字吧!”鬼厉说完,就走到了张小凡的身后,俯下身,手把手的教他!

张小凡浑身有些僵硬,鬼厉的胸膛贴在他背上,鬼厉的脸也贴在他的耳边,要是鬼厉没说过喜欢他,没亲过他,此刻他可能也不会在意紧张,“我、我……”张小凡想拒绝这么亲密的接触!

“专心一点,”鬼厉好像完全察觉不到张小凡的抗拒,很认真的教张小凡正确的握笔姿势,“手放松一点,不要握的这么紧。”

张小凡感受得到鬼厉的认真,又有些羞愧自己小人之心了,心里放下顾及与成见,专心的让鬼厉教他写字!

“大哥,这两个字我不认识。”张小凡看着鬼厉握着他的手写出的两个字!

“‘鬼厉’,是我的名字!”

张小凡偏开脸,鬼厉的脸贴的他很近,对方说出的话的那股热气全都抚过他的脸颊!手背上的那只手上的触感与热度,让他想起了几天前鬼厉用这只手伸进自己裤子里……如今这厨房里就只有他们两人,靠得又如此之近,张小凡心里不免有些不安和害怕,当即想缩回手!

“怎么了?”鬼厉察觉到张小凡的退缩,便说:“我再教你写一个字,便出门了。”

张小凡听着鬼厉平静无波的音调,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。他记得鬼厉说过,那天的行为是出于喜欢自己……

鬼厉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的写着,“这个字念 家!”

张小凡看着木桌上用水写出来的字,每一笔他都能从鬼厉的手上感觉得到其中稳固的力量,就像家一样,让人想依靠一下……然后,莫名的心一阵跳。

“小凡,让我做你的家人,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。我出去砍柴种地,你留在家里洗衣做饭等我回来,我可以教你写字,你还想学什么,我都可以教你!”

张小凡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,又想起那天鬼厉说喜欢他时的认真模样!

“小凡……”鬼厉唤了他一声,就像跌进尘埃里的叹息一般。

热气扑在张小凡的脸上,不禁的让他有点面部发热,心里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。

“我、我对你的来历一点都不知道,”张小凡也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,只是漫无目的说着,“要是你哪天烦了厌了,要离开这里……我的生活每天都很单调的……大哥,你会一辈子都教我写字吗?”

“当然会,”鬼厉毫不犹豫的回答。“你在哪儿,家就在哪儿,我怎么会烦会厌呢!一辈子都不会!”

张小凡听鬼厉回答的干脆利落,心里有些甜甜的味道,可还是有些不安和彷徨!他似乎想要的只是鬼厉给他一个肯定,一份安心!

其实两个人一起生活倒是挺好的,只是……他一想到两个男人像夫妻一样亲热同房,心里多少挺别扭的。

张小凡忽然发觉,鬼厉的手还附在自己手背上,
“那…大哥,还是我自己练吧!”

鬼厉知道他意思,便松开了,“你慢慢练,我先出去了!要是有不懂不认识的字,你可以问我!”

张小凡点点头,他看着鬼厉走出去,觉得鬼厉其实是温柔体贴的人,看了看桌上两个端正的字,又看看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名字,他这一刻觉得,他们相差太大了,两个名字放在一起做比较,自己就显得可笑!

又过了两天,张小凡的脚腕处基本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。他觉得应该是鬼厉买回的膏药的药效好吧!他起床穿上衣服,打开大门后,天气阴沉沉地似乎想下雨,索性之前一连几日都有太阳,萝卜条也已经晒干了,只要今天把萝卜干装坛压实撒盐封好就不会坏了!

张小凡去柴房看了看,这几日都是鬼厉在砍柴,他已经把柴火都准备充足了!张小凡又去了厨房煮早饭,米下锅后,他突然发现自从鬼厉住了进来后,自己都没吃过稀薄的粥,而且现在顿顿有肉,顿顿有肉这都是他从前不敢想的。

他忽视有些心慌,万一哪天鬼厉离开了,没人打猎了,他就又回到了从前那样,他怕自己会无法适应从前那样的生活状态。鬼厉的出现,带给了他不只是物质的改善,连精神上都变得越来越越满足。

他突然很怕这个家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,那样的安静,安静得令人害怕!

当他们吃完早饭后,阴沉沉的天就开始下雨了!

深秋的雨一旦下起来,就显得四周寂寥无声,寒意浓浓!

两人一起将萝卜干装坛封上。张小凡还留了一部分萝卜干放在碗柜里,等着下午烧。

下雨天,无事可做,野狗蹲在屋檐下看着地上的水花飞溅!